9月28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了证监会原处长李志玲受贿案一审判决书及二审刑事裁定书。1973年出生的李志玲因受贿、索贿合计4200万元被判处无期徒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继续追缴李志玲的违法所得元予以没收,上缴国库,其中36650700元并入其前夫乔东方的刑事判决书一起执行,与乔东方承担连带责任。

2003年至2015年间,被告人李志玲单独或伙同其特定关系人乔某(另案处理),利用其担任证监会发行监管部审核二处主任科员、审核四处主任科员、助理调研员、副处长、处长、监管六处处长,负责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再融资申请的财务审核的职务便利,为有关公司取得证监会的融资核准批复提供帮助,共计收受或索取上市公司、保荐机构负责人给予的人民币4205.17万元、奔驰牌汽车1辆、浪琴牌手表2块、面值5000元的资和信商通卡11张。

一、2004年至2009年间,李志玲利用担任证监会发行监管部审核二处主任科员、审核四处助理调研员的职务便利,为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和再融资提供帮助。2009年11月,李志玲伙同乔某共同收受时任该公司法定代表人的过某给予的800万元。

(一)谋利的主要证据

1.证人过某的证言证明:2004年,某公司上市,李志玲负责财务审核。其在提交申报材料中认识了李志玲,后有一些往来。2008年初,其通过券商向证监会申报某公司再融资材料。李志玲作为审核员,根据某公司上报材料提出反馈意见。某公司再融资通过发审会后,山东有家公司举报某公司,2008年到2009年间,某公司利润出现大幅下滑,某公司通过券商向证监会上报了材料。2009年9月左右,某公司才最终实际再融资。

2.证人周某的证言证明:2008年6月,某公司再融资经发审会附条件通过,李志玲休产假,落实发审会意见、封卷等是其替李志玲做的。同年10月,某公司因业绩大幅下降启动会后事项,这次会后事项是其经办的。2009年6月,某公司2008年和2009年1季度业绩大幅下降,再次报送会后事项,李志玲已休完产假,这次是李志玲经办的。李志玲在四处意见里说明,某公司预计2009年全年营业利润降幅在50%以内,所以推进后续程序,没有重新提交发审会讨论。同年9月8日,某公司拿到再融资核准文件。

(二)收受财物的主要证据

1.证人过某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明:2007年,李志玲打电话说她在杭州,想去临安玲珑山寺庙。其到杭州接上李志玲去了玲珑山。当时其朋友姜某的某公司准备上市,其带李志玲到某公司,介绍李志玲认识了姜某。从某公司出来后,其对李志玲说某公司上市后,给她钱款作为报答。之后其入股了这家公司。某公司上市后,其给李志玲打电话,说把答应给她的钱汇过去。李志玲让把钱打到她朋友的账户。后有个男的打电话,让其把钱打给他。其让人从其浦发银行账户取出800万元,让司机林某去汇的款。其给李志玲这800万元,是因为2004年某公司上市,李志玲是财务审核员,她在审核申报材料时提出反馈意见,其觉得李志玲在某公司上市中帮了忙。另一方面,2008年、2009年间某公司申报再融资,李志玲负责再融资财务审核,也提出反馈意见让某公司整改,李志玲这关通不过就没法上发审会。当时其不认识乔某,跟李志玲、乔某没有生意或借贷往来。其不认识戴某或厉某。

侦查人员组织过某对2组各12张分别包括戴某、厉某的正面免冠照片进行辨认,过某未能辨认出戴某和厉某。

2.证人姜某(某公司董事长)的证言证明:2007年,过某带着李志玲到某公司了解情况。过某持有某公司15%的股份,某公司上市后,过某赚了1个多亿。

3.证人林某(原系过某的司机)的证言证明:2009年,过某让其帮着汇800万元,还说已把其手机号告诉了收款人。对方将收款账户、姓名等信息发送到其158XXXXXXXX的手机号上。其和张某1在临安的浦发银行柜台,用过某银行卡取了800万元。当时已经晚了,再汇钱来不及了,其就带着钱开车回了家。第二天,其叫上在其哥哥方某1的工厂打工的王某1,让王某1以他的名义办理了汇款。

4.证人张某1(某公司出纳)的证言证明:2009年11月,过某让其拿着他的浦发银行卡、身份证,和司机林某去取了800万元。钱让林某拿走了。

5.证人戴某的证言及辨认笔录,戴某提交的笔记本复印件证明:2009年11月,其按照乔某要求,将其招商银行户名及开户行的信息发到手机号158XXXXXXXX上,乔某说要用其账户收款800万元。其笔记本上记载有“乔总朋友158XXXXXXXX”“开户行:招商银行北京分行营业部,账号×××”。短信发过去后,乔某让其马上坐飞机到北京。其到后,乔某带其去了招商银行,对方已把钱汇到其账户。乔某拿着其的银行卡坐在柜台前,办了不止一笔业务,其在银行凭证上签了好几次字。办完业务后,乔某让其把卡放在他那儿。2004年、2005年左右,其介绍厉某和乔某认识。其卖给厉某40万元的艺术品,厉某不给钱,其把艺术品转卖给了乔某。除了这次以外,其和厉某之间无生意或经济往来。

二、2007年至2014年间,被告人李志玲利用担任证监会发行监管部审核四处助理调研员、副处长、处长,监管六处处长的职务便利,为某公司下属公司再融资提供帮助,收受时任某公司首席执行官李某1给予的奔驰牌汽车1辆,并向李某1索要540万元。

(一)谋利的主要证据

1.证人李某1的证言证明:某公司2是某公司下属关联公司。2002年、2003年左右,其经人介绍认识了李志玲。2003年,其从某公司2调到某公司工作,但还兼任某公司2的董事。李志玲是证监会的预审员,后来当了处长,一直负责再融资审核。某公司2是上市公司,再融资业务中,其跟李志玲打过交道,主要是找她咨询再融资问题,请她在某公司2再融资上帮忙。李志玲在专业知识方面很有水平,按照李志玲要求办,再融资就不会跟证监会的要求冲突。2010年,某公司2跟证监会业务方面的工作,其打电话咨询过李志玲。2013年底、2014年初,某公司2准备再融资,会计审核就是李志玲负责,其也希望她能够帮忙。

2.从证监会调取的某公司22002年、2014年再融资有关申请及审批材料证明:2002年,某公司2向证监会申请再融资,李志玲负责该公司再融资申请的财务审核。同年12月,证监会发审会附条件通过某公司2再融资申请;2014年9月,某公司2向证监会申请再融资,李志玲任处长的证监会发行监管部审核六处负责财务审核。同年12月,证监会发审会对某公司2再融资申请予以通过。

(二)收受奔驰牌汽车的主要证据

1.证人李某1的证言证明:其曾借给李志玲1辆奔驰汽车,李志玲没提过还车的事。这辆车是用公司员工宋某的爱人李某4的名字买的,钱是公司出的。因为国有企业控制公车指标,有很多车都是公司出钱办到员工名下。2009年左右,李志玲打电话说她借的车违章被警察查了,让其帮忙解决。当时宋某已经离开公司,其给宋某打电话说要用下李某4的身份证,宋某同意了,其把李志玲电话给了宋某,让宋某把李某4身份证直接交给李志玲。其之所以借车给李志玲,是因为李志玲是证监会工作人员。某公司下属很多上市公司,基本上再融资都要经过她审核,以后遇到再融资问题还需要她帮忙。

2.证人宋某(原系某公司下属公司的员工)、李某4(宋某之妻)的证言证明:车牌号为×××这辆车是公司出钱购买,登记在李某4名下。2008年,宋某离开公司。因车辆违章或套牌的事,原公司找过宋某和李某4。

3.证人乔某的证言证明:2007年其和李志玲结婚前,她就有车牌号为×××的这辆车。李志玲说过这辆车是她借朋友的车。

4.证人罗某、黄某(乔某公司的员工)、戴某、张某2(李志玲、乔某租住某公寓的警卫主管)、刘某1(李志玲同学)、李某5(李志玲姐姐)、许某(李某5之子)的证言证明李志玲、乔某使用车牌号为×××奔驰汽车的情况。

(三)索取540万元的主要证据

1.证人李某1的证言证明:2013年12月,李志玲给其打电话,和其约在某公司办公室见面。李志玲说她老公乔某被上海市徐汇区公安抓了,其让李志玲请律师。李志玲说她已找了吕某,吕某原来是证监会发审会委员。2014年1月,其在东莞参加年会,李志玲发短信说她有急事,让其马上给她回电话。其回短信问她有什么事。李志玲说上海公安同意拿500万元就可以放她老公,让其借她500万元,其回短信答应了。李志玲把上海一个律师事务所的收款账号、户名发给了其。其通过微信转给了某公司3总经理郝某,让郝某汇500万元到李志玲指定账户。某公司3是某公司实际控制的公司,其在某公司的债权由郝某管理。其跟郝某说这500万元算其个人出的钱,从其在某公司的债权里折抵。郝某当天就把500万元汇到李志玲指定的律师事务所账户。

2014年春节后,其给李志玲打电话问她老公的事怎么样了,让她签借款合同。李志玲说她老公放出来了,但没同意签。2014年9月左右,其又打电话约李志玲见面,其说这笔钱是从公司账上出的,让她签合同,并给了她一份内容为李志玲借某公司3500万元的借款合同。李志玲说她是证监会工作人员,她签字不合适,要找她老公签,就把合同带走了。其找李志玲几次让她还钱或签借款合同,李志玲找各种理由往外推。从其内心讲,上市公司再融资基本上都得经过李志玲,不能得罪她,她不还钱,其就不要了。2014年10月后,其就没再找李志玲催要过这笔钱或签借款合同。

2.证人郝某(某公司物产集团财务负责人,代管某公司3)的证言证明:2014年初,李某1打电话询问其个人账上有没有钱,要求快速汇一笔钱,通过微信告诉其收款人的名称、账号和金额。其通过网银把500万元给李某1提供的账号汇了过去。2014年1月17日,其从某公司3以其名义开的平安银行账户汇入上海市某律所的500万元,就是李某1让其汇出去的。2014年结算时,其把这500万元算到李某1个人身上,冲抵了某公司3欠李某1的钱。

3.证人谢某(时任李某1的司机)的证言证明:2014年1月17日,其按照李某1的要求,从李某1招商银行卡上转了40万元到其的招商银行卡上,后用其的招商银行卡给李某1提供的账户转了40万元。

4.证人乔某的证言证明:其给王某2的500万元是李志玲找来的,李志玲说钱是找人借的。其从上海市徐汇区看守所出来回到北京后,李志玲给其一份借款合同让其签字,其没签。李志玲和其吵了起来,说其想赖账。李志玲和吴某2还打电话吵了起来。其也给吴某2打过电话,不让他把钱付给王某2。

5.证人吴某2(某律所主任律师)的证言证明:2014年1月,乔某被拘留后,他的妻子李志玲托其律师朋友吕某,委托其做乔某的律师。其没见过李志玲,与李志玲一直电话联系,李志玲传真过来委托书。其去看守所会见乔某,他表示愿意退赔报案人王某2500万元,让其找李志玲帮他解决钱。其联系李志玲,她的态度就是出500万元退还给王某2,条件是乔某要被取保。其和李志玲协调把500万元先汇到律所账上,乔某取保后再汇给王某2,王某2只有看见500万元汇到律所账户,才会签署调解谅解书。李志玲同意后,把500万元打到律所账上。乔某被取保后回了北京。律所财务办理了汇款手续,把500万元打给了王某2。办理完汇款手续后,其和财务、王某2在银行隔壁吃面,乔某打电话说这笔钱不能汇给王某2。期间,李志玲也打电话说不能汇钱,说她是替乔某还钱,乔某想赖这笔钱。吕某也给其打电话,说李志玲打电话跟他说这笔钱不能汇。其做乔某律师收了40万元的代理费,李志玲将钱打到律所了的账户。

6.证人王某2的证言证明:2014年,乔某通过他的律师退给其500万元。

7.某律所提供的乔某涉嫌合同诈骗案件的辩护卷宗材料证明:2014年1月13日,李志玲委托该所吴某2律师担任乔某的辩护人;同年1月15日,乔某同意退还王某2500万元,委托吴某2联系李志玲尽快筹钱;1月17日,李志玲通过郝某账户汇入该所账户500万元;1月21日,乔某确认用该笔钱款归还王某2,并在和解协议书上签字;1月24日,该所将500万元汇入王某2指定账户。

三、2014年间,被告人李志玲利用担任证监会发行监管部监管六处处长的职务便利,为某公司4再融资提供帮助,收受某公司4通过某公司5业务总监郑某给予的浪琴牌手表2块。

(一)谋利的主要证据

1.证人范某(某公司4财务总监)的证言证明:2014年,某公司4向证监会申请再融资,保荐机构是某公司6,李志玲任处长的证监会发行监管部六处负责财务审核。证监会的反馈意见中,其印象最深的是本次再融资在2013年重大资产重组注入资产业绩承诺期内,本次再融资募投项目的收益和重大资产重组注入资产的业绩无法区分,可能会损害上市公司和中小股东的利益。某公司4和保荐机构找李志玲进行过两次面对面沟通,郑某代表券商协调某公司6和证监会的关系,参与了两次沟通。2014年再融资最终通过,最关键还是李志玲以及所在六处认可某公司4关于两个方面业绩区分的解决方案。

2.证人夏某2(原系某公司4董事会秘书)的证言证明:2014年某公司4再融资的保荐机构为某公司6。证监会财务审核部门的处长是李志玲,审核反馈意见提出,某公司42013年2月完成重大资产重组,对注入资产有3年的利润承诺,2014年申请再融资拟将募集资金用于重组注入资产的技改和扩建,重组承诺利润和再融资募投项目利润无法区分。某公司4、券商和李志玲进行过两次沟通,李志玲在第一次沟通中提出以上问题,某公司4找了其他上市公司重组后再融资案例,提出区分两个方面利润的方案,并在第二次沟通中汇报了某公司4的解决方案。李志玲认可后,经过初审会和发审会,某公司4再融资就通过了。此次再融资过程中,某公司4请郑某出面,郑某代表券商的高层。吴某1原来在证监会工作,还是李志玲的领导,后到某公司6任合规总监。某公司4再融资过程中,吴某1也出面跟李志玲进行了沟通。

3.证人郑某的证言证明:2014年,某公司4向证监会申请再融资出现问题,当时证监会负责财务审核的处长是李志玲。某公司4的范某、夏某2都分别找到其,希望其能帮忙找李志玲疏通。其找过某公司6的吴某1帮忙。吴某1原来在证监会工作,和李志玲是同事。其通过吴某1约李志玲在证监会见面,李志玲提出区分新老融资对利润的贡献,其和范某等说金浦钛业和某公司4情况一样,已经通过初审会,希望李志玲在再融资审核过程中网开一面。经过努力,某公司4再融资通过证监会初审会和发审会。

4.证人吴某1(某公司6合规总监)的证言证明:其在证监会工作时,曾是李志玲的领导。2009年1月,其到某公司6任职。某公司5是某公司6的控股股东。2014年某公司4再融资,由某公司6承销,其负责后台合同签署、材料签报的审核。李志玲在增发过程中负责财务审核。郑某以及增发项目组和李志玲有工作接触。

5.从证监会调取的某公司42014年再融资有关申请及审批材料证明:2014年3月,某公司4向证监会申请非公开发行股票,李志玲任处长的审核六处负责财务审核。同年4月,证监会召开反馈会形成反馈意见,提出“前次重大资产重组项目与本次募集资金项目是否能够独立核算”,“是否存在利用本次募投效益填补前次重大资产重组承诺效益情形”等问题。5月,证监会召开初审会,重点讨论某公司4本次发行募集资金效益对公司前次重大资产重组承诺效益的影响,后形成第二次反馈意见,重点提出“有效区分前次重大资产重组承诺效益与本次募集资金项目效益作进一步的补充说明”等问题。8月,证监会形成初审报告,发审会审核通过某公司4非公开发行股票。9月,证监会批复核准某公司4非公开发行股票。

(二)收受财物的主要证据

1.证人郑某的证言证明:为了感谢李志玲的帮忙,2014年9月,其通过吴某1约李志玲吃饭。过了两三天,吴某1说他跟李志玲约好了,其让吴某1选地方。其在北京草菁菁时尚火锅和李志玲、吴某1一起吃的饭。当天上午,其到复兴门百盛刷卡买了2块浪琴手表,花了4万元左右。手表发票上的付款单位是“某公司4”,应该是开发票时服务员听错了,把“白”写成了“百”。表装在有浪琴标志的纸袋子里,其在纸袋外面套了一个比较破的布质手提袋。其和吴某1先到饭店,其跟吴某1说饭后由吴某1送李志玲回去,再把表送给李志玲。李志玲到饭店后,其先说了一些感谢的话,之后就聊了聊天。吃完饭,其走着回了某公司5,吴某1送李志玲回家或回单位。

2.证人吴某1的证言证明:某公司4增发完成后,郑某让其约李志玲出来吃饭表示感谢。2014年9月,其和李志玲约在百盛楼上草菁菁火锅吃中午饭。其把吃饭时间和地点告诉了郑某,郑某说他准备送李志玲些东西。吃饭当天,郑某先到了包间,其第二个到,郑某指着一个手提袋,说是送给李志玲的,让其临走时交给李志玲。李志玲到后,郑某说了些客气话。吃完饭,其拿着手提袋和李志玲一起出了饭店往证监会方向走,郑某去结账了。其和李志玲快到证监会的路口分的手,其把手提袋交给了李志玲。

3.证人范某的证言证明:2014年,某公司4再融资通过后,想请李志玲吃饭,买个礼物表示心意。某公司4委托郑某和吴某1约李志玲出来。约好后,郑某在前一天晚上给其打电话,告诉其第二天中午在北京金融街附近的一个饭店吃火锅。其和某公司4董事长没有赶上。当天上午,其和郑某在电话中商量买2块手表送给李志玲,其委托郑某给李志玲送过去。买表的钱是郑某出的,其去北京时把钱给了郑某,他把发票给了其。拿到发票时,其发现付款单位写错了字,把“白”写成了“百”。

4.侦查人员出具的搜查笔录、扣押物品清单证明:2015年6月22日,侦查机关依法对李志玲办公场所进行了搜查,扣押浪琴手表2块。

四、2015年间,被告人李志玲利用担任证监会发行监管部监管六处处长的职务便利,明知某公司7希望取得其对该公司再融资申请的支持,仍收受该公司副董事长庞某给予的面值5000元的资和信商通卡10张。

(一)谋利的主要证据

1.证人庞某的证言证明:2015年2月,某公司7由其牵头向证监会申请再融资,总经理陈某具体实施。期间,其和证监会的李志玲处长见过面。券商提出最好和李志玲打个招呼。其找老乡夏某1约李志玲沟通再融资的问题。夏某1说他帮其打个招呼,其去证监会时,李志玲在座位上,就直接去找她。同年5月左右,其和陈某、券商钟某等去证监会,李志玲正好在办公位置上。其把李志玲请到她们楼层的一个大会议室,向李志玲介绍了某公司7发展以及申报再融资项目的情况。李志玲说她对某公司7发展不关心,只管财务审核,某公司7申报的三个再融资项目都是新业务,再融资的资金不能用于新业务。其解释不是新业务,已经做了一年了。其和李志玲见面后,又跟券商进行了沟通,券商建议有机会还是要和李志玲多沟通。

2015年6月,其问夏某1能不能约李志玲吃饭,他说试试看。后夏某1说约好了,6月16日可以一起吃午饭,叮嘱其现在比较敏感,不要送礼。当天,其和夏某1约好在证监会附近一个吃粤菜的地方见面。夏某1和李志玲约时没说其参加,夏某1的意思是他先和李志玲沟通,看情况再通知其。其接到夏某1的短信才去的饭店。一开始,夏某1和李志玲在聊天,其插不上话,后来抓紧机会说了再融资项目方案,希望李志玲支持。

2.证人夏某1的证言证明:其和庞某是浙江老乡。2015年4月,庞某说某公司7要再融资,想通过其见李志玲,当时李志玲是负责再融资财务审核处室的处长。其跟庞某说他去证监会时,如果李志玲在,其就给李志玲打电话说一声。同年5月,庞某去证监会,其给李志玲打电话麻烦她接待下庞某。庞某说他和李志玲在一个会议室里见的面,沟通不理想。6月,其在上海又碰见庞某。庞某提出约李志玲出来,其就答应了。其在周末给李志玲发信息说约她吃饭,李志玲周一上午给其打电话说周二中午可以。其告诉庞某,庞某说他来北京等着,其嘱咐他不要带东西。其约李志玲只说是单独约她吃饭,地点是在丰汇时代二楼的一个酒家。其觉得跟李志玲见面后,她愿意见庞某,再让庞某参加比较合适。12点左右,李志玲到了,其和李志玲吃了半个小时,跟李志玲讲庞某在北京想要汇报再融资项目,问她愿不愿意见。李志玲说可以,然后庞某就来了。李志玲听完庞某汇报后,没说什么挑毛病或反对的话。

3.从某公司7调取的营业执照复印件证明该公司的工商登记情况。

4.从证监会调取的某公司7再融资申请及审批材料证明:2015年3月,某公司7向证监会申请非公开发行股票,李志玲作为证监会发行监管部监管六处处长,参与了某公司7再融资的财务审核。同年9月,证监会发审会通过某公司7再融资申请,12月正式核准该公司非公开发行新股。

(二)收受财物的主要事实

1.证人庞某的证言证明:其去见李志玲前,想空手不太好,就给陈某打电话让准备点东西。其到北京后,2016年6月15日晚,陈某拿给其8万元的购物卡,面值都是5000元的,其从中拿走5万元的。陈某给其购物卡时,还给了一盒燕窝。6月16日,其在金融街购物中心B1层一个头饰店,买了一个头饰。其把购物卡用橡皮筋系在一起,装进头饰的小盒子里,把小盒子和一盒燕窝装在两个塑料袋里。当天中午,其和夏某1、李志玲吃完饭后,在包间里,其把事先准备好装有礼品的购物袋交给李志玲,说快到端午节了,给孩子买点吃的。李志玲推托了好几次,夏某1说反正是给孩子买的吃的就收下吧,李志玲就收下了。其把李志玲和夏某1送到门口后返回酒店结账。其在某酒家消费了3万元,办了一张会员卡,用这张会员卡结的账。陈某购卡的钱在某公司7报销了,有2400元应该是买卡的手续费。

2.证人夏某1的证言证明:其和李志玲、庞某吃完饭后,庞某拿出一个塑料袋给李志玲,李志玲不要。其就跟庞某说不是不让准备东西吗,庞某解释说端午节快到了,是给小孩子买的吃的,李志玲就收下了。

3.证人陈某(某公司7总经理)、钟某的证言证明:陈某按照庞某的要求,通过钟某购买了面值为5000元的购物卡16张。陈某将其中10张给了庞某。

4.侦查人员出具的搜查笔录、扣押物品清单证明:2015年6月22日,侦查人员依法对李志玲办公场所进行了搜查,对涉案10张资和信商通卡予以扣押。

五、2009年至2014年间,被告人李志玲利用担任证监会发行监管部审核四处副处长、处长的职务便利,为某公司8保荐的公司再融资提供帮助,后收受时任某公司8投资银行总部收购兼并部董事总经理冯某给予的面值5000元的资和信商通卡1张。

(一)谋利的主要证据

1.证人冯某的证言证明:1999年,其从证监局借调到证监会上市公司监管部,当时李志玲也在这个部门工作,这样就认识了。2009年至2015年,其在某公司8主要负责并购重组工作,IPO和再融资业务也都在做,其中2010年左右为某股份做再融资,2012年左右为某股份做再融资,这两个项目都是李志玲审核的。

2.从证监会调取的某公司9公司、某公司10再融资申请及审批材料证明:2009年9月,某公司9公司向证监会申请再融资,2010年5月,证监会批复核准该公司非公开发行新股。2011年4月,某公司10向证监会申请再融资,2012年10月,证监会批复核准该公司公开增发新股。某公司8为以上两家公司再融资的保荐机构,李志玲负责财务审核。

(二)收受财物的主要证据

1.证人冯某的证言证明:2014年中秋节,其送给李志玲1张面值5000元的资和信购物卡。其用某公司8的白色信封装的购物卡,并在信封里留一个纸条,上面写上其的名字,通过快递把卡送给李志玲。李志玲负责再融资财务审核,其所在部门又是做再融资的,其给她这些购物卡,一方面是感谢以前再融资业务中她的帮助,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跟她维持好关系,以后有再融资业务希望她帮忙。

2.证人申某(某公司8司机)的证言证明:冯某在某公司8任职期间,逢年过节会让其购买一些资和信购物卡,有时用其的钱,有时冯某把他的银行卡给其。其基本都开发票在公司报销。

3.侦查人员出具的搜查笔录、扣押物品清单证明:2015年6月22日,侦查人员依法对李志玲办公场所进行了搜查,将涉案资和信商通卡予以扣押。

六、2007年至2014年间,被告人李志玲利用担任证监会发行监管部审核四处助理调研员、副处长、处长的职务便利,为某集团的下属公司再融资提供帮助,期间伙同其特定关系人乔某,采用以明显高于市场价向某集团出售国画、油画、瓷器等物品的方式,收受某集团给予的贿赂共计2865.07万元。

(一)谋利的主要书证

1.某集团提供的证明、任职经历证明、营业执照复印件证明:某集团是某集团1、某集团2的控股股东,还是某公司11的股东。除以上三大集团公司外,某集团还下设某公司12、某公司13、某公司14等企业。燕某为某集团1和某公司12的法定代表人。2004年12月,叶某任某集团副总裁,2008年4月至今任总裁。

2.从证监会调取的某公司12再融资申请及审批材料证明:2007年3月,某公司12向证监会申请非公开发行股票。李志玲作为证监会发行监管部审核二处审核员负责某公司12再融资申请的财务审核。同年7月,证监会发审会附条件通过某公司12再融资申请,8月核准某公司12非公开发行新股;2012年12月,某公司12申请非公开发行股票。李志玲所在证监会发行监管部审核四处负责某公司12再融资的财务审核,李志玲作为处长在反馈意见等文件进行签批。2013年3月,证监会发审会附条件通过某公司12再融资申请,同年4月核准某公司12非公开发行新股。

3.从证监会调取的某公司13再融资申请及审批材料证明:2012年5月,某公司13申请非公开发行股票,李志玲所在证监会发行监管部审核四处负责对某公司13再融资申请的财务审核,李志玲作为处长在初审报告签批单等文件上进行签批。同年9月,证监会发审会通过某公司13再融资申请,10月核准某公司13非公开发行新股;2014年3月,某公司13申请公开发行公司债券,李志玲所在证监会发行监管部审核四处负责对某公司13再融资申请的财务审核,李志玲作为处长在反馈意见等文件上进行了签批。同年5月,证监会发审会通过某公司13再融资申请,6月核准某公司13向社会公开发行公司债券。

(二)某集团工作人员的证言

1.证人叶某(某集团总裁)的证言及书面证词证明:其在某集团主要负责集团的投资、融资、兼并重组等工作。2007年春节后,其在某公司12再融资过程中认识了李志玲。2008年,李志玲打电话让其去北京,约在北京世纪金源酒店见面,其第一次见乔某,李志玲对其和乔某做了介绍。2010年左右,其和公司的人找李志玲汇报再融资,乔某安排在他的画廊见面。每次谈完事后,乔某总会让其买画。其和李志玲接触过程中,李志玲也多次让其买乔某的画。

2011年初,其和俞某等为再融资的事到北京,李志玲说她住在王府井,让其住她家附近的宾馆,其记得住的是北京王府半岛饭店。李志玲约其见面,和乔某一起到酒店大堂。其向李志玲汇报再融资方案,希望她多帮忙。李志玲邀请其去她家里,乔某拿了几张国画,说是送给其的。乔某还推荐了一幅王成喜的瓷板画,其同意买这幅瓷板画,李志玲、乔某开价180万元。临走时,乔某给其一张写着账号和姓名的纸条。瓷板画不在李志玲、乔某家里,当时也没给其看画的照片。其回宾馆跟俞某说了李志玲要其买画,给俞某看了其拿回来的国画。过了几天,乔某打电话让其汇190万元,明显是其拿走的几张画也要钱。其把乔某给其的账号给了俞某,让他付钱。

其记得瓷板画是过了一段时间送来的,车里除了瓷板画,还有很多别的画,都是其事前没有要的。其给乔某打电话,乔某说反正拉一车,就多送些,连这些多送来的画的用处都安排好了。从这开始,乔某和李志玲就一发不可收拾向其卖画,连同第一次的瓷板画,一共送过5车左右。每次送到后,其都让秘书或司机接车。有一次接车,其正好看见了,是一辆搬家公司的车送来的。其列了清单,清单上写明了这些年乔某卖给其画的详细情况,清单里有画和瓷器。

李志玲、乔某给其送货后,总催着其给钱。其这个人失眠,乔某、李志玲给其打电话要钱都是在晚上,电话一打就是很长时间,他们一打电话,其就睡不着。近几年,其干脆不用手机,李志玲、乔某就给公司其他人打电话,让其回电话。为这件事,其跟应某1请辞多次,应某1也应该知道李志玲、乔某向其要钱。1000万元那笔,其记得李志玲、乔某都给其打过电话,说是给其送了画。乔某向其要1000万元时,说他和李志玲离婚了,其给他钱没事。

除了李志玲、乔某卖给其画或瓷器外,某集团和乔某等合作房地产开发项目,乔某押了一些东西在其这里,其对乔某押的东西都是单独保管。其和乔某的交往过程中,他知道其要建佛教文化馆,在给其送货时,有时候会送来一两件佛教的东西。乔某送来的货物,其只将一张瓷板画送人,其他的都在某集团存着。名为《哨》的瓷板画就是其转赠朋友的那件。2011年夏天,李志玲、乔某等来杭州,是某集团接待的。

2.证人俞某(某公司12副总经理)的证言证明:2007年,某公司12第一次增发,李志玲是预审员,负责审核某公司12材料。2011年初,其和叶某等到北京出差,住在王府半岛酒店。李志玲、乔某当时住在王府半岛酒店旁边的某公寓。叶某一个人去了李志玲、乔某在某公寓的住处,拿回来几张没有裱过的国画。之后,叶某让其从某公司12付了190万元给乔某。

李志玲、乔某等来杭州,住过悦榕庄和凯悦,都是叶某接待的。李志玲是证监会的领导,其在某公司12主要负责财务,其中包括再融资。李志玲一家来杭州,老板特意让其出席,也为今后更好开展工作。其陪叶某去北京,在乔某的画廊也见过乔某。2013年,在某公司12再融资过程中需要补充材料,其给乔某发过短信,让乔某帮忙转告李志玲,让李志玲帮忙审核一下补充的材料。“领导,您好,我是黄山俞某,我们的年报补充材料已编制完成,上报前领导是否需要帮忙审核一下,请指示。”这条短信就是其当时发给乔某的。叶某跟其说过李志玲和乔某卖画的事,李志玲、乔某总在晚上给叶某打电话要画款,叶某现在已经不用手机了。

3.证人应某2(某集团总裁秘书)的证言证明:叶某带其认识了乔某和李志玲,李志玲是证监会的处长,乔某是李志玲的爱人。其在杭州和北京都见过李志玲和乔某,叶某在乔某的画廊和李志玲、乔某见面就有五次以上。2011年6月,李志玲、乔某来杭州,其用自己以及公司其他工作人员的名字给李志玲一家定的房。2013年春节前,叶某让其在上海给李志玲订个房间,其通过某集团在上海的工作人员朱某预订了上海浦东香格里拉大酒店,后通过短信通知了李志玲。李志玲、乔某都分别给其打过电话,让叶某回电话,找叶某要钱。李志玲打的相对少一些,乔某打的多些。

4.证人应某1(某集团董事长)的证言证明:叶某在某集团负责集团控股的上市公司的融资,和证监会的相关人员打交道。2007年左右,某公司12增发,其去过证监会两三次,在工作中认识了李志玲。其和李志玲、乔某在杭州吃过一次饭,吃饭时还有叶某和叶某的秘书等。叶某曾经买过李志玲、乔某的画,从公司付的钱。其知道李志玲、乔某总是向叶某要钱,经常晚上给叶某打电话,叶某因为这件事感觉压力比较大,向其提出过辞职,但其都没有同意。2014年,其在德国或意大利出差,乔某给其打过电话,也是要钱。

5.证人燕某(某公司12法定代表人)的证言证明:2011年底,其补签公司财务单时,签过一张190万元的汇款通知单,这笔钱汇给一个叫李某2的人。其问公司财务方某,方某说是俞某让他转的。其问俞某,俞某说是给李志玲的钱,名目是买画,李志玲是证监会的领导,以后还有事情需要她帮忙。

(三)乔某公司员工及运货司机的证言

1.证人黄某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明:2011年,乔某在酒店二层租了一个画廊,其和罗某、金某在画廊轮流值班。给公司运输画有一个固定司机叫“小高”。李志玲是乔某的妻子,其在画廊见过几次李志玲。乔某和李志玲会在画廊门口休息区接待客人。

黄某从12张不同男性正面免冠照片中指认叶某系乔某、李志玲在画廊接待过的客人。

2.证人罗某的证言证明:2011年,乔某在王府井办画廊,其和黄某、金某轮流在画廊值班。给画廊运货的司机叫“小高”。

3.证人金某的证言证明:2012年,其负责在乔某画廊值班。其还跟着姓高的司机去杭州送过货。车上有画,还有一些小箱子。送货没有清单,其只记得一共有多少件物品,送到后与客户核对数量,没有具体画的名称、作者等信息。乔某给了其一个电话号码,其和高师傅快到目的地时打这个电话。之后有一个人开车领着其和高师傅去收货地点,到了他们大厦下面把货物卸下来,清点货物数量就交货了,收货的人姓应。2013年左右,乔某说公司受邀去美国参加一个展览,其名下财产达不到一定金额就办不了签证。乔某让其办一张银行卡,准备向其的银行卡里存一些钱。

4.证人高某(个体司机)的证言证明:2006年,其开始帮助乔某送货,其帮乔某去杭州送过三次货。第一次是在2012年上半年,其和金某去的,在乔某的某公司15装的车,如果是一幅一幅的画,就清点有多少幅画,如果是装箱子,就清点件数。清点完后,其把车门锁上,由金某拿着车钥匙,负责与客户交涉货物件数。第二次是在2012年下半年,这次先去上海卸了一部分货,又去的杭州,乔某公司的小刘负责押送。第三次是在2013年夏天,也是金某负责押运。

(四)部分艺术品来源的主要证据

1.证人吴某3的证言证明:2012年7月,其与乔某商量,其的画无论大小和种类,每幅不超过2万元。侦查人员向其出示的《江山如此多娇》《陕北毛主席》《三牛图》是乔某从其处拿走的画。

2.证人呼鸣(职业画家)的证言证明:侦查人员向其出示的《转基因食品之三渐变》《女兵》《外科女兵》是其卖给乔某的,每幅画的价钱都在5万元左右超不过6万元。

3.证人李某6的证言证明:侦查人员向其出示的3幅《人的方式》是乔某从其处购买的,每幅画价格5万元左右。

4.证人张某3(职业画家)的证言证明:2012年,乔某出10万元买了其10幅画,后又以10万元买了其10幅画。侦查人员向其出示的《大八骏图》《一马平川》国画是乔某购买的那两批画中的两幅。

5.证人刘某2(职业画家)的证言证明:乔某从其处购买了十六七幅画,其中10幅,其和乔某说好5000元一幅。侦查人员向其出示的《牛》《土地》版画,是乔某从其处拿走的。

6.证人韦某(职业画家)的证言证明:侦查人员向其出示的《有仙则灵》(3幅)《金秋》《浪》《仙佛》《普度众生》《周文王》(2幅)《二男人刷牙》《金山》《金网》,是乔某从其处购买的,价格其不方便说。

7.证人齐某(职业画家)的证言证明:侦查人员向其出示的《毕业照白鞋》是其卖给乔某的,价格2万元左右。

8.证人郭某(职业画家)的证言证明:侦查人员向其出示的《山水2003.12》《故乡》《静物花瓶》《黄河大瀑布》是其卖给乔某的,《黄河大瀑布》价格8万元左右,《静物花瓶》《山水2003.12》不到1万元,《故乡》2万元左右。

9.证人杜某(职业画家)的证言证明:2010年,其和乔某签过一次协议,其一年给乔某12幅画,乔某每年支付其30万元。侦查人员向其出示的《残荷图》《夜深沉》《自画像》《雷锋》是其的画。

10.证人田某(职业画家)的证言证明:乔某从其处购买了20张左右的画。侦查人员向其出示的《富二代》油画是其卖给乔某的,其本来定价是40多万元,但是跟20来幅画一起卖给乔某的,算下来作价在28万元左右。

北京第二中级法院认为:被告人李志玲身为国有事业单位的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单独或伙同其特定关系人,索取或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且受贿数额特别巨大,依法应予惩处。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指控被告人李志玲犯受贿罪的主要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的罪名成立,唯指控李志玲部分受贿犯罪的具体数额或具有索贿情节有误,本院予以更正。李志玲及其辩护人所提李志玲不构成受贿罪的意见均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李志玲向李某1索贿540万元,对该笔受贿犯罪依法应从重处罚。

最后,二中院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判决如下:

声明:本公众号致力于好文推送(欢迎投稿),版权归属原作者所有!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分享不代表本平台观点,请勿依照本订阅号中的信息自行进行投资操作,若不当使用相关信息造成任何直接或间接损失,需自行承担全部责任。如果您认为我们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核实删除!

为防失联,请关注三个备用号:新经济工场(xinsanbangongchang)、资本市场研究苑(neeqresearch)、法律意见书(legalopinion),搜索公众号或长按以下二维码关注: